同理同向同力: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內在聯系

長期以來,將“輿論監督”狹義理解為“負面報道”的現象較為普遍。這種理解僅看到“輿論監督”的批判形式,卻未察覺其所隱藏的“正面效果”。更有甚者,將“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完全對立起來。“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看似形式迥異,實則這兩者同理、同向并同力。

一、“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同理性

(一)“輿論監督”的出發點:揭露錯誤,剔除毒瘤

新聞媒體要直面社會問題,這是社會共識也是媒體責任。媒體對社會問題進行曝光,其目的是通過發現問題,從而發揮媒體的社會規范功能。以往的“食品安全”“山東疫苗”以及現在的“大數據殺熟”等事件的曝光就是在發揮輿論監督剔除社會毒瘤的作用,以此維護市場的秩序,并且為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排除致命隱患。

在以“微博、微信、論壇”等為代表的社會化媒體時代,“輿論監督”開始呈現出“親民化”的特征。“親民化”表現在公眾依靠微博、論壇等平臺自由表達對于熱點事件的態度及意見,這種態度及意見可以在短時間內得到相關部門或者當事人的回應。當前,“網絡輿論監督”正在成為常態,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與“傳統媒體監督”并駕齊驅。

(二)“正面報道”的出發點:宣傳典型,鼓舞人心

 “正面報道”的主要職能是宣傳典型,引導輿論,促使社會公眾的所作所為合乎道德規范。“正面報道”最為常見的便是“正面典型報道”,對社會生活中具有普遍意義的事物進行新聞報道。對“正面典型”的報道應遵從新聞的真實性,防止拔高典型形象而造成新聞失實現象的發生。

 “正面報道”多數是正面宣揚先進的人物、事跡、成功的經驗等,從而達到鼓舞民心的目的。據人民日報2018年3月追記復旦大學教授鐘楊的報道,公眾深深地被《一粒種子造福萬千蒼生》的報道深深感染,報道中對其生活細節、西藏探索、師生尋種等進行詳細描述,刻畫了其堅定信仰、無私奉獻、不忘育人初心的形象,其散發出的震撼人心的精神力量鼓舞著更多奮斗著的人繼續前行。媒體通過報道此類典型人物事跡感染公眾,使之努力奮斗。

(三)同理性:“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均遵循“真實性”原則

 “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同理性是指兩者必須共同遵守的理論原則,即新聞“真實性”原則。新聞工作者應當將“真實”作為新聞采訪、寫作以及編輯等各個工作環節的第一信條,因為只有在保證“單個真實”的基礎上,才能保證新聞的“整體真實”。無論是“輿論監督”還是“正面報道”,這兩者都必須建立在“真實性”的基礎上。“輿論監督”對于真實存在的社會不法以及不德事件進行批評曝光,從而印證此行為不符合國家法律或社會道德,應該鼓勵公眾去追求它的反面,這是“輿論監督”正面效果的體現形式。“正面報道”以正面宣傳為主,但它同樣也具有負面效果。比如,在報道事實的過程中進行添枝加葉地夸張報道,就違反了作為記者的職業道德規范。所以,無論是“輿論監督”抑或“正面報道”,都需本著真實性原則去進行揭露或宣傳,這便是兩者的第一個內在聯系——同理性。

二、“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同向性

(一)輿論監督:批評的角度,建設的目的

 “輿論監督”是從批評的角度進行負向報道,從而論證其對立面的合理性以進行建設性報道穩固局面。“輿論監督”的效果一般有兩面,即正面效果與負面效果,常見的負面效果表現在選題策略、報道策略以及播出策略等方面,具體表現為:視點錯誤、分寸拿捏不當、不合時宜以及地域或領域的失衡。在新聞報道的過程中,新聞工作者應該避免“輿論監督”的負面效果,使其正面效果有效地發揮出來。

新聞媒體肩負社會責任,這便決定了新聞輿論監督必須具有建設性。新聞媒體具有引導輿論的功能,所以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是所有媒體不可推卸的職責與任務。新聞輿論監督要注意立場與方向的問題,只要正確把握立場與方向,就與新聞輿論監督的建設性相契合。這種建設性要求媒體在進行輿論監督的同時,應該注重動機、講求方法,還應該注意輿論監督的效果,保證在揭露批評后有關部門能夠提高認識,改正錯誤,完善工作,促使問題解決,從而使公眾對輿論監督抱有信心和希望。

(二)正面報道:肯定的角度,宣傳的目的

媒體進行輿論引導的常用手段包括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其中正面報道的效果,直接影響新聞宣傳的效果。“正面報道”基于肯定的角度對能夠反映時代進步、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的言行、優秀的先進個人或者集體進行報道,正面引導社會公眾在現實的生活與工作中作出正確的決策。結合當今我國媒體進行正面報道的現實情況,我們可以發現正面報道存在過度肯定,過度宣傳的傾向性錯誤,具體表現為:重形式輕效果、內容脫離實際、報道方式老化,這表明“正面報道”也存在不能跨越的雷池。

(三)同向性:形式的反向,目標的同向

“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為何會呈現表面反向的錯覺?

首先,“輿論監督”的批評形式過于深入人心。媒體在進行“輿論監督”的有關報道時,往往對于某個企業或者個人進行了長時間的跟蹤調查,挖足“黑料”,以便在曝光的時候全盤托出使其陷入危機之中。這樣的“批評”使越來越多的企業、組織或者個人針對自身存在的問題開始抱有一種“鴕鳥心態”,他們認為媒體是站在了對立面反對他們,這樣就把“輿論監督”的批評形式極端化,選擇忽視甚至逃避使問題變得更趨復雜、更難處理。

其次,“正面報道”產生的影響普遍表現為積極向上。媒體作為聯系政府和民眾的橋梁,有義務向民眾傳達黨和政府的政策、方針。從這個角度去看,“媒體的正面報道”具有正面引導輿論的價值。媒體作為社會輿論引導的主角肩負著社會責任,有義務去報道生活工作中積極向上的社會面,正確引導社會輿論。

最后,通過對“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對比,發現“輿論監督”被黑化和“正面報道”被支持的兩個過程都存在某些極端認識。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辯證法認為,對立統一規律是宇宙的根本規律。“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正是這種對立統一規律的體現。“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既是矛盾對立的兩個方面,同時又是一個和諧統一的整體。這種矛盾對立便是給人產生表面反向錯覺的主要原因,和諧統一是源于“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聯系的同向性。 “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以正反方向不同形式的報道來揭示兩者同向的正面效果,這便是兩者的第二個內在聯系——同向性。

三、“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同力性

(一)“輿論監督”是社會輿論正確導向的“拉力”

“輿論監督”相當于社會輿論正確導向的“拉力”,是通過批評與曝光促使當事企業或者個人自發地去改正不當行為的動力。“輿論導向”指用輿論支配人們的思想、意識的行為,使公眾討論的結果朝著事先預定好的結論上發展。這個結論一般要求正確性,所以“輿論監督”是社會輿論正確導向的一種動力,我們將這種動力認為是“拉力”。

(二)“正面報道”是社會輿論正確導向的“推力”

“正面報道”相當于社會輿論正確導向的一種推力,其本身是新聞媒體弘揚主旋律的重要手段,推動社會輿論往正確的方向發展,從而建設和諧社會。法國社會學家塔爾德在《模仿律》中談到:“模仿是基本的社會現象,是社會進步的根源,對于人類的社會生活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3]媒體以“正面報道”為主要報道形式,有利于人們在日常生活工作中處在“正面新聞”的氛圍中,公眾在現實中進行潛意識的模仿行為也是積極向上的,以此構造社會整體積極向上的環境。

(三) 同力性:“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進行同力報道

“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同力性指兩者在行動上需要進行“同力報道”,以此來建設我國媒體報道的新環境。我國形成了以正面報道為主、輿論監督為輔[4]的報道局面,而且這種局面將長期存在且不可動搖。

首先,“輿論監督”把握好“度”,“正面報道”把握好“質”。當前,我國的“輿論監督”對“司法公正”具有某些消極影響,自從網絡輿論勃興并與傳統媒體、民間輿論合流之后,社會上一些影響很大的案件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案件的審理結果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或是加重量刑,或是減緩。“媒介審判”是新聞媒介超越正常的司法程序做“審判預設”,這就對司法的公正性、獨立性以及嚴謹性產生了威脅,所以“輿論監督”把握好度是它的首要任務。“正面報道”的新聞質量急需提高,記者在進行正面報道的時候往往對典型形象層層拔高,對新聞進行“正面”的片面報道,這些行為已經引起了受眾的反感以及不滿,所以“正面報道”的質亟待提高。

其次,發揮“輿論監督”的正面效果,避免“正面報道”的負面效果。“監督”本為“監察、督促”,所以媒體在進行“輿論監督”時要以“監察”“督促”為主,兩者不可偏頗。“輿論監督”可以給社會不當、不法、不德事件拉響警報,警示其改正完善自身所存在的問題,發揮“輿論監督”的正面效果。正面報道具有負面效果,主要表現在:典型形象過度夸大、宣傳報道程式化、新聞報道脫離實際。媒體在進行“正面報道”時要避免這些負面效果,要做到維護新聞的真實性、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內容做到嚴格把關。

最后,確保“正面報道”的主體地位不動搖,創造“輿論監督”的良好環境。“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是推動社會輿論正確導向的兩股強大力量,所以兩者“同力報道”才是出路,同力推動社會輿論的正確導向,建設我國媒體報道新環境。這便體現出“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第三個內在聯系——同力性。

 “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的內在聯系主要體現為二者之間的同理性、同向性以及同力性。“同理性”強調“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須共同遵守的新聞真實性原則,無論媒體是進行“輿論監督”還是“正面報道”,維護新聞真實性是所有新聞工作者必須達到的基礎共識;“同向性”強調兩者形式的反向與目標的同向,二者從形式上看處于“批評”與“贊賞”的對立狀態,但是它們的共同目標是使社會上的人或者事物朝好的方向變化發展;“同力性”強調我國媒體應該堅持“正面報道”的主體地位不動搖,努力創造良好的“輿論監督”環境,二者同力報道,合力協作。“同理性”與“同向性”是“同力性”的基礎與前提,“同力性”則是“同理性”與“同向性”的結果。“輿論監督”與“正面報道”是我國媒體進行新聞報道主要采用的兩種手段,這兩種手段的有效結合可以使我國的媒體報道環境更加健康向上。